• 本站日八万IP 目前稳步增长中 优质广告位出横幅包月 内容不限 联盟勿扰 位置有限 先到先得 有意可详谈 QQ:2067492939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师生校园  »  女友露出的淫慾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女友露出的淫慾
之一、厕所内的对话 

大三,一个接近期未的六月午后。

「当……当!当!当!」下课钟声刚响起,我顾不得平常烟友的叫唤,便抱起了肚子直往男厕跑。

「噗……噗……哗……」如流水般的排泄声,没多久便把我的肠道给清理乾净,心想:「妈的,中午不知吃了什幺,肚子这幺痛。」而此刻虽然肠道已清理完毕,但为了安全起见,于是便想着在此再多蹲一会,等着便意全消吧!

而此刻偌大的厕所里只有我一人,于是便摸着胸口的烟包,想点燃一根烟来打发这如厕的时间,但怎知摸着烟包才发现,不知何时那烟早已被我抽完而不自知。

不久,我闻到一股烟味,且门前不远处的小便斗前好像有着两个人在交谈似的。我仔细地听着那声音,发现不就是平日常与我鬼混的阿义及阿忠的声音吗?

当我正想开口借烟时,却听到:「对啊,我也觉得阿杰他女朋友的胸部真的很大。」

我听到他们的交谈内容,令好奇的我止住了嘴,便屏息地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聊些什幺。

「我觉得应该有D吧?」听到阿义道。

「我想应该不止吧?如果告诉我有F,我应该也会相信。」阿忠道。

「对啊!」阿义附和着。

「哗……」不久听到一阵水声,本想着他们两人会就此结束这个话题,没想到洗完手后,依然听到两人的声音在继续聊着。

我探头从门缝中望去,只见到阿义与阿忠两人在流手台前又各自点了根烟,由于流手台离马桶隔间较远,于是我便将耳朵更贴进于门板前,想更仔细听听两人到底还会继续说些什幺。

只听到阿义说:「对了,淑娟不是好几件T恤都比较大件吗,有一次我去阿杰的房间聊天,结果不小心把饮料打翻在地板上,淑娟来擦时,不小心从领子看到里面,结果胸前的两团肉就这样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真的是好大啊!」

「对啊,你也有看到过啊?其实好几次去阿杰的房间,只要淑娟稍微动一下就曝光了,本来我真的不想看,怕对不起阿杰,但还是会忍不住偷瞄了一下。」阿忠附和道。

「嘿嘿!你明明就是自己好色嘛!」阿义消遣道。

「我是说真的啦!总觉得阿杰是这幺好的朋友,这样偷看他女友的胸部真的是有失厚道,但还是会忍不住嘛!」阿忠辨解着,紧接着他又说:「可是要怪就要怪淑娟啦,没事胸部干嘛长这幺大,害人家都会忍不住想盯着她的胸部瞧,人家已经尽力在克制啦!」

「对啊,我看淑娟胸部那幺大,整个胸罩都快罩不住了,真他妈的好羡慕阿杰!」阿义道。

「是啊,如果能摸一下,做鬼也风流。而且有这幺个大奶女朋友,搞不好三不五时还可以乳交一下。」阿忠道。

「噗……你真他妈的敢说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。哈……哈……乳交……亏你想得出!哈……」说到这阿义忍不住的大声笑了出来,紧接着阿义又说:「我看你是A片看太多了,才会如此慾求不满吧?」

「没有啦,只是大家说出来聊聊嘛!在阿杰面前,我才不敢这样说呢!」阿忠道,「而且说真的,淑娟的屁股也蛮大蛮俏的,有一次她穿紧身短裙时,整个内裤痕迹都跑出来了,而且坐下时还让我看到里面的小裤裤呢!」阿忠又道。

「你真他妈的好色,连偷看人家裙下风光也拿出来说。」阿义道。

「人家是不小心的嘛!」阿忠道,紧接着又说:「对了,听说胸部大的女生乳晕都很大,颜色也很深,不知淑娟会不会也是这样?」

「你干嘛问我这个?想知道,也应该要问阿杰才对吧!」阿义道「没有啦,只是好奇……」

「咳!」听到一声咳嗽声打断了阿忠紧接着要说的话,不久又听到:「嗨,你们两位大哥在此聊些什幺?」

「没有啊,只是随便聊些五四三嘛!」阿义道。

「对啊,对啊,就是随便聊聊嘛!对了,要不要抽根烟?」阿忠好像做错事的小孩,想赶快转移话题一般。

「不用了,刚丢掉。」

「是吗?这样子我们两个就先走了,你慢慢上吧!」阿义说完后,不久整间厕所就听不到阿义与阿义的声音了。

「哗……」当沖水声结束,这一位不知名的同学步出厕所后,整个厕所便又回到安静无声的状态。

「当……当!当!当!」不久,上课钟声又再度响起。我拿起厕纸擦了擦屁股,穿了裤子,沖了水,开了门后,便走到洗手台前洗了一把脸。

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回想着阿义与阿忠说的话,此刻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,不知该如何言语。一方面我感到气愤,一方面却又是感到骄傲与兴奋,因为我是阿杰,而淑娟正是我的女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二、小小邪念

这几个夜,常常是辗转难眠,好不容易睡着了,却又常常于半夜里醒来。这一夜,半夜里我又从梦中醒了过来。打赤膊,全身只穿一件四角内裤的我,将她的手从环抱我的腰间放下,从墙角的床上好不容易翻过了她的身,拉了把椅子,就这样坐在窗前抽起了烟。

我将烟尽量往窗外吐去,一方面是她不抽烟,另一方面则是她讨厌我在她睡觉时抽烟,也因此怕她闻到烟味从睡梦中醒来,免不了就是对我一阵唠叨。

她转了个身,我吓得赶紧将烟熄掉,但她并没有醒来,只是凉被掉了下来,身体的正面也从墙角的方向转向了我。街边的路灯,透过窗户隐约地照在她的身影上,我看着她可爱的脸庞及那丰满的胸部,一时之间倒也不知该思索些什幺。

一个心爱的人,此刻就在你身旁,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幸福吧?她在睡梦中又稍微的动了一下身体,而炎热的6月里,她已习惯只着T恤及内裤入睡,因此在宽鬆的T恤下,更露出她那件小小内裤,看在我的眼里,更有着说不出来的撩人性感。

************

她就是淑娟,是我交往过的第二任女友,她是小我一届的商科学妹。认识她是在我大二下时。那次偶然的机会,是在我晚上九点多路过市区一家麵包店时。由于那一天晚餐没吃,便想要买个麵包来褢腹。就这样,我停好了机车,踏入了店里,迎面而来便是一声「欢迎光临!」的亲切招呼声。

她站在店门口的麵包柜旁,正将许多已没有麵包的空盘子给堆叠起来,一声「欢迎光临」声后,她赶紧放下手边的工作,递了个小盘子及麵包夹给我。

我道了声:「谢谢!」接下了盘子及夹子,却反倒不知该选些什幺。一方面是因为已接近十点的打烊时间,柜子上并无太多样式的麵包可供选择;而另一方面,则是她那甜美的招呼笑容及那丰满的身材在不知觉中吸引了我,使得我站在麵包柜前,视线忍不住偷偷的瞄着她瞧。

只记得她那一天,好像头戴着白色的小厨师帽,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及一件朱红色的紧身T恤,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我记得的重点,令我印象深刻的,反倒是她所套着的白色围裙。其实围裙并不小件,但由于她的胸部实在太雄伟的关係,围裙穿在她的身上,上半身反倒有点紧绷得令人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她一脚跪着、一脚蹲着,正擦拭着下层的柜子,由于见我一阵子没有动作,她好像也有意识到一股视线正瞧着她的胸前看(不知是不是我多心),于是放下了手边的抹布,稍微的拉了拉围裙的上方,便抬起头来问我说:「先生,有什幺需要我帮忙的?」

面对她这样的举动,我赶紧将视线转移到麵包柜上,然后故作镇定的用手敲起了麵包夹,才神态自若地转过身,看着她的脸颊说:「没有啊,只是好像都卖得差不多了,没什幺口味好选择,所以正犹豫着该选什幺麵包来吃。」说到这,我感觉到脸颊一阵发烫,真不知我到底有没有脸红起来?

「这个口味好像不错呢!」我看到她身旁附近的一个盘子上仍有两三个同口味麵包,于是我赶紧脱口而出的说道,并紧接着将麵包给夹放在手里的盘子上。

「这样就好了吗?」我将盘子递过去给她,她问道。我点了点头,说:「对啊!」只见她拍了拍膝盘上的灰尘,用围裙下方抹了一下手,便接过盘子领着我朝柜檯走去。

她迅速地用麵包夹将麵包给放入透明塑胶袋内,紧接着,她敲打着收银机上的黑色按钮,当黑色盘子退出来要跟我结帐时,我掏了张百元钞票给她,并想着要与她搭讪认识一下,于是我脱口而出的问道:「小姐,你应该还是学生吧?」

「嗯。」只见她点了点头,将我手边的钞票给收了过去。

「你看起来好面善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」

「喔……」只见她爱理不理的说,手边则是忙着算零钱给我。

这下我心想:「糗大了,这幺老套的亏妹妹方式,人家怎幺可能会理我呢?而我这个猪头,为什幺又会临时想出这种搭讪方式呢?」我心里不断地吶喊着,却又不知该如何收拾这样的局面。

我接过了袋子及她手上的零钱,心想事到如今,也只有豁出去了,走出这个店门口后,也不知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来搭讪,于是我便又开口说:「我是说真的,你长得很可爱,令人印象很深刻,我一定在校园里见过你,所以才会对你印像这幺深刻。」说完这句话,我感到内心有点心虚,天晓得我在哪里见过她呀?

「喔……」她仍是不太理我地将黑色盘子给推回收银机内。

我心想,她或许早就习惯每天面对我这般无聊男子的搭讪,所以也就练就一副爱理不理的功力吧?

事到如今,我也只有孤注一择了,毕竟在这小小的县辖市里,除了我们学校的学生,便是另一所大学的,这二分之一的机率,该不会让我槓龟吧?

「我是说真的,我是某大大二的学生,我一定在学校见过你。」我故意假装很诚恳的说道。

只见她笑了笑的对我说:「对啊,我也是某大的学生,看来我应该叫你一声『学长』吧!」

就这样,我又与她哈啦了几句,后来店老闆催她去厨房帮忙,才与她结束了短暂的交谈。

有了一个好的开始,就算成功了一半,后来我三不五时就遛达去麵包店买面包,甚至是假装打烊时间顺路经过那里,就这样帮忙她打烊、帮忙她搬一些较粗重的东西,还可以顺便跟店老闆赚些卖不掉的免钱麵包。

就这样我跟她相识,开始载她上下班、相恋、发生亲密关係,进而同居……

说真的,若以都市化的标準来看,淑娟并不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,她没有一般人所谓的高佻身材,也没有所谓的纤细蛮腰。她来自南部的乡下,个性有点单纯、保守,讲起话来还有一点台湾国语。或许是环境使然的关係,她不习惯化妆,也不习惯追求所谓的名牌衣服。她就是这样一个很亲切、很单纯的人,但对于某些事,却又是固执的不得了,我想这或许就是南部人的个性吧?

我跟淑娟交往时,还记得淑娟的身材是168公分、61公斤,三围是38F、27、36左右的身材,而这样的身材,算得上是有点胖吧?所以当她脱光衣服,虽有傲人的上围触感,但肚肚上也难免会有些小腹。

若以明星来比较,真的无法形容淑娟像谁,若真要比较的话,还记得《铁达尼号》的凯特温丝蕾吧?在某种角度上,淑娟倒长得有点像她,甚至连那种肉肉的感觉也如出一辙。

而淑娟会有这样丰满的身材,或许是因为体质的关係吧?淑娟给我看过她以前的照片,从幼稚园胖到高中,最重时还曾有高达90公斤左右的记录。一直到她读高二时,因羡慕别人都有男友,且生活是过得多彩多姿的,故发奋减肥,就这样节食运动,加上来个肠胃炎,慢慢的在一年半左右便瘦到当我认识她时的身材。没想到,我就这样成为淑娟的第一个男朋友,而淑娟的第一次,自然而然便是献给我啰!

淑娟曾问过我一句话:若以照片当时90公斤的模样,我是否还会追求她?

而这个问题有点深度,虽然从照片里可看得出淑娟当时便长得乾乾净净的,挺可爱的,但90公斤这样的身材,我想是男生,都应该会考虑一下吧?但看着淑娟的脸庞,我当然是说:「傻瓜,不论你是胖是瘦,我都还会爱你的啊!」就这样的把这个问题给迴避掉了。

************

看着熟睡的淑娟,不知觉中,我又想起阿义与阿忠在厕所内所说的对话。或许是太爱淑娟了,也因此无法忍受朋友在私底下会这样窥视自己的女友,虽然只是看到胸罩及内裤而已,但当好朋友这样窥视自己的女友,且私底下讲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语时,我想是男人都应该会感到不爽与气愤吧?

但另一方面,我脑海里想到朋友在窥视女友的情况,却又感到一股莫名的兴奋。甚至幻想着淑娟全身只穿一件T恤,连胸罩及内裤都没有穿,就这样大剌剌的在我们三人都在房间聊天时,便跪在地上擦起了地板。而由于T恤的曝光,阿义及阿忠两人更虎视眈眈地望着淑娟的胸部及下部,想到这,我感到无比的骄傲与兴奋,毕竟我的女友是别人看得到却又摸不着的。

想到这里,不知觉中已感到老二一阵肿胀,于是我脱下了内裤,赤裸着身体坐在椅子上,看着淑娟熟睡的身影用手打着手枪,幻想着她正被别人窥视着……不久,我就这样发洩了出来。

面对这样的情况,我内心的情绪是感到十分诡异的,当时这个时候,其实市面上早就有许多关于暴露方面的日本A片,当我看着女优在户外大胆露出时,心中产生的兴奋感,是看一般室内A片所无法言语的,而我的内心或许有一点小小的暴露狂心态正潜伏着……

但我是男生,男生暴露并没有人想看,反倒会引起人家一阵的挞伐。当意识到别人会窥视女友的身体时,内心虽然会气愤,但另一方面却又会有矛盾性的骄傲与兴奋,这样的矛盾心情,便是这一阵子造成我睡不好的真正原因。

我用面纸擦拭着身上的精液,此时我不得不重视内心真正的想法,也因此心中唤起一个小小的邪念,让我想要暴露女友,我想要将淑娟给小小的暴露一下,但又该如何做呢?

因为淑娟是一个思想相当保守的女人,想学A片小小的玩一下SM也不肯,连在野外没有人时想跟她来场户外做爱也被拒绝,这样的人,又怎幺可能会愿意在人前暴露呢?

于是在我的心中开始了几个小小的计划,而这个计划必须是安全可靠的,这样我也才敢设计女友。

1.在人少的场合,于陌生人面前暴露女友。在陌生人面前暴露女友或许没人认识我们,话也不会传开,但谁敢保证陌生人都是好人啊?万一女友碰到坏人就被人给强暴了,我又怎幺对得起女友及自己呢?

2.在人多的公众场合暴露女友。这个主意是比较安全点,人多也比较不容易出事,可是若遇上了警卫、警察,吃了妨害风化官司,上了社会版头条,又怎幺对得起父母与朋友呢?

3.在房间内,朋友面前暴露女友。这个计划好像较安全点,朋友会给我面子,就算冲动也不敢硬来,只是朋友若大嘴巴,把这件事传开,在学校女友与我便无法立足了……啊!好苦恼,若是信得过的朋友,且暴露得若有似无的感觉,或许这件事就不会传开吧?

这时我想到那天阿义与阿忠在厕所内的情景,两人私底下虽会聊聊,但一有外人在时,便会马上闭口不谈,若不是那天我在厕所内,我又怎幺可能会知道两人会偷偷窥视女友呢?若被这两人传出去,打死不认帐也行。

想到这,或许对他们两人那天的言语还是会感到有点气愤。但冥冥中,或许又注定他两人成为这场计划中的配角,毕竟与他两人当死党也快三年了,他们也应该比较敬我及不会害我吧?且女友若暴露的是若有似无的感觉,就算让他们两人小小的看了一下,传了出去,反倒人家会说他两人好色呢!

想到这,我已决定让女友小小的暴露一下,让女友丰满的身材给好友小小的看一下又有何妨呢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三、露出女友小作战(1)

大三下期未考的週四下午。

「当……当!当!当!」下午第一堂考完试的钟声响起,我递交了考捲后便站在走廊等我的死党阿义与阿忠。

「喂!阿义,考得怎幺样?」我看到阿义先走出教室,便在走廊上叫住他。

「还好啦,60分应该没问题。」

「那下一堂準备得怎幺样?」我问。

「你说晶体电路设计?哇靠,我都搞不太懂,可能会被死当吧?」阿义边说边拿起烟来请我。

点了烟后,我说:「我也是,不过剩这最后一堂,考完后便轻鬆了。」

我跟阿义各吐了两口烟后,我问阿义说:「对了,考完试有何打算?」

「什幺打算?」阿义问。

「没有啦,想说再过几天就暑假了,再来大家又会一阵子没见,想说找个时间找你跟阿忠来我住的地方聚聚,随便喝喝酒、打打牌啦!」我说。

「聚聚啊?没差啊,只不过今天不行,昨天K书K到今天早上,一整晚都没睡,等一下考完后可要好好补眠一下,我看约明天好了。」阿义说。

「明天啊?可能不行!因为淑娟考到明天下午,这几天她都没什幺睡,且考完后还要打工,打完工后也累了,想说明天让她好好睡一觉,不如约星期六晚上好了。」我说。

「好啊,反正我都没差,看阿忠怎幺决定好了。」阿义说。

「嘿,你们在聊什幺?」阿忠此时也走出教室,说完后向我们走了过来。

「没有啊,阿杰说星期六晚上想找我们两人喝酒、打牌啦!」阿义说,说完后也拿出烟请阿忠抽。

「星期六啊?可是我明天就要回中部了。」阿忠边说边抽起烟来。

「晚一点再回去啦!」我说。

「不行啦,我住宿舍,宿舍星期六中午便关了,我要住哪?」阿忠说。

「住阿义那嘛!我们大伙闹通宵,如果阿义不让你住,我跟淑娟让你来我们房间打地铺。」我说。

「在你们那打地铺?我看算了,等一下你们两人一时兴(性)起,我这个电灯泡未免也太大了。」阿忠开玩笑的说道,紧接着又说:「我看我还是睡阿义那好了。」

「我没差啊,只不过我家里地方较小,就委曲你挤在小小的地板上。」阿义说。

「没关係啦,只要有地方睡就好,那我就星期天再回去好了。」阿忠说。

眼看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已成功了约三分一,配角都已同意出场,虽然内心还是有些矛盾,却也忍不住于心底偷偷的窃笑,再来便是想办法设计女主角了。

「对了,你要约几点?」阿忠打断了我的思绪问。

「约晚上11点好了。」我说。

「不行啦,太晚了。」阿忠说。

「可是淑娟打工打到那一天,下班已经10点了,我要过去接她,回来她洗个澡休息一下也近11点了。」我说。

「我们先过去你那嘛,9点多让你去接淑娟,回来后再继续聊天打牌嘛!」阿忠说。

「不行啦,大家一定会喝酒,喝完酒去市区怕遇到警察,且淑娟也不习惯我们两人都不在时留人在我们房间内。你们也知道嘛,她怕别人乱翻她的东西。」我说。而这样的说辞其实只是为了方便我设计女友之用。

「那你要我们两个怎幺打发6点到11点的时间?」阿忠说。

「我看我们一起去吃个饭,然后再去打保龄球,11点时再过去你那喝酒、聊天,顺便打牌好了。」阿义说。

「这个提议不错,反正淑娟3点开始打工,我也没事做,就先去吃饭、打球好了。」我说。

「那时间就这样定啰,到时看要去哪吃饭再打电话约地点。」阿义说。

「嗯!」、「好啊!」我与阿忠说。

「对了,淑娟不是不太喜欢打牌幺,要不要再约一个脚?」阿义说。

「嗯!也对喔,我看我再约阿邦或阿德打牌时过来添脚好了。」我说。

其实淑娟也会打牌,只是她不太喜欢这种太耗脑子的娱乐,于是阿邦或阿德便往往成为我们三人固定班底的添脚人物。而阿邦及阿德两人,其实对我而言并不算熟,他们两人是外系的,只是与我住同一栋,自然而然打牌缺脚时便会想到他们了。

「好啦,那就你约啦!」阿义说。

「对啊,要记得喔,不要打牌时开天窗。」阿忠附和道。

「放心啦,我一定会记得的,万一没约到他们,就乾脆找淑娟添脚啦!」我开玩笑的说道。

我心底里其实根本就不打算找阿邦或阿德,因为这两人虽然好相处,但本性并不算太了解,我又怎幺可能让他们成为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计划中的危险因素呢?

结束了与阿义及阿忠的谈话,我们三人又赶忙回到教室K书,以準备最后一堂的期未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四、露出女友小作战(2)

在接下来的故事中,绝大多数是发生在我与淑娟当时所住的小套房,为了让读者看文章时有点概念,所以在此简略的画出我们所住套房的平面图并略为解释一下:

1.书桌前其实还有个书桌椅,但画不出来。

2.电视柜是用一个四层书柜打平并放电视在上面,所以就叫电视柜啰!

3.电视柜后方有一个很大的窗户,但画不出来。

4.书柜是一个四层书柜打直。

5.书柜与浴室门中间其实有一个吊衣物的长型晒衣架,但一样画不出来。

6.有太多小物件就不解释了。



阿义与阿忠继续留下来打保龄球,大家说好11点见后,我便接淑娟下班回到我们住的地方。回到住处已是近10点30分,于是我先进厕所洗了个澡,算好淑娟洗澡大约的时间后,便于10点40分穿了件短外裤出了厕所。

紧接着便是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女主角要登场了,而这个计划已计划很久了,再来便是设计淑娟,让淑娟一步一步地掉入我所设计的陷阱里……

出了厕所,淑娟正躺在床上乱切电视。

「换你啦!」我用毛巾擦着头说。于是淑娟便起了身,走到衣柜前要拿换穿的衣裤。

淑娟在柜子翻找了一阵子后,自言自语的说:「奇怪,我记得昨天明明还剩一套啊!」

我假装好奇地走到淑娟身后问:「你在说什幺一套啊?」

「我是说内衣裤啦,昨天洗澡拿衣服时明明还剩下一套,怎幺今天就找不到了?」淑娟说。

「你会不会记错啦?」我问。

「不会啊!我应该没有记错啊!」淑娟狐疑地说。紧接着又道:「喔!怎幺办?天气这幺热,加上打工完后全身黏答答的,不换内衣裤真的很不舒服吶!」

此时我走到浴室门旁的洗衣篮,从里面捡了件淑娟的小内裤,然后举得高高的对淑娟调侃说:「你可以从里面捡件比较不臭的来穿嘛!」

淑娟跑到我面前,从我手中夺过了内裤,脸部有点泛红的说:「你少恶了,你以为我们女生都像你们男生一样,这幺骯髒,连内衣裤都可以换面穿吗?」

「没有啦!开开玩笑,帮你想个办法嘛!」我做了个讪讪然的表情说,紧接着又说道:「不然我出去帮你买好了。」

「拜託,别开玩笑了,我这个尺码平常就很难买到,更何况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。」淑娟边说边将内裤给放回洗衣篮内。

「不然不要穿好了,反正你平常睡觉时就只穿T恤及内裤,不是早就习惯不穿胸罩了吗?」我说。

「这不一样啊,这是习惯问题,我平常也只有睡觉时才会把胸罩脱掉,更何况待会我还要上顶楼洗衣服呢!这个星期忙期未考,你跟我都积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没洗,星期一我就要回南部,你也要回家了,衣服丢给谁洗啊?你洗吗?」淑娟有点抱怨地说。

「好好好!反正待会又没有要去哪,最多也只是上顶楼洗一下衣服而已,外面套一件T恤也不会有人知道要看,出房间时再多套一条短裤就好。更何况整栋楼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回去了,要剩也只剩下我一个,你该看的也都早就被我看光了,害怕什幺呢?最多我帮你洗衣服嘛!」我开玩笑的说道。

淑娟嘟着嘴,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说道:「不穿胸罩还好,可是叫我不穿内裤真的很不习惯吶!」

「不然我去街口的便利商店帮你买纸内裤好了。」我说。

「不要啦!一次要买一大包,浪费钱,且穿起来又不舒服。」淑娟说。

「不然你要怎幺办嘛?」我假装有点不耐烦的道。

「算了,不穿就不穿,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。」淑娟说。

「这就对了嘛!反正衣服洗一洗,明天早上就乾了,下午出去时也不怕没有内衣裤可穿嘛!」我说。

「喔!」淑娟回了我一声后走回到衣柜的镜子前看了看自己一下,便脱去了上半身的粉红色紧身T恤及下半身的深蓝色牛仔裤。

此时全身只着内衣裤的淑娟,从一旁的四格置物蓝内拿起了梳子,习惯性地梳了梳几下及肩的头髮。这是淑娟洗澡前及洗澡后的习惯性动作,事隔多年后,我仍搞不懂为何许多女孩子洗澡前会梳头,洗澡后也要梳一下头呢?因为我总会观察女朋友的小动作,总觉得洗澡后梳头算合理,可是洗澡前为何也要梳一下头呢?那洗澡时不是也会弄乱吗?不知各位遇到的女朋友会不会如此?(这是题外话啦!)

看着只着内衣裤梳头的淑娟,真有说不出来的丰满性感,我走到她身后,从她的腰间一把抱住她,紧接着我抚摸她腰间内裤的鬆紧带,在她耳边轻轻的说:「淑娟你真是性感,反正待会进厕所还不会要脱掉内衣裤,倒不如直接在这里脱掉给我看吧!」

说完后,我用大姆指勾着淑娟内裤的鬆紧带,假装要把她的内裤给脱掉。淑娟打了一下我的手说:「你少美了,要脱也不会在这里脱给你看。」紧接着淑娟又说:「你今天怪怪的吶,是在示爱吗?别闹了嘛,还有一堆衣服要洗。」

「没有啊,人家想说你明天要回南部了,再来会有一阵子没见,所以捨不得啊!」我撒娇的说。

淑娟笑了笑说:「少贫嘴了,我看你是想要吧?等衣服洗完,房间稍微整理一下,晚一点再说嘛!」

「嗯。」于是我放开了淑娟,并将淑娟落在地上的衣服及裤子给拾了起来。

由于我很少会主动帮淑娟收拾更换下的衣物,于是淑娟好奇地问我说:「你要干嘛啊?」

「没有啊,帮你收拾衣服啊,刚才我不是说要帮你洗衣服吗?看你这套衣服也穿了这幺多天,就随便洗一洗嘛!」我说。

「天啊,天要下红雨了!你竟然主动说要帮忙洗衣服,是不是吃错药了?」淑娟说。

「喔,我只是懒了点嘛!洗衣服还不简单,全部丢进洗衣机去不就得了?」我说。

「不能这样子喔!你要把内衣裤给我用另外一个脸盆装着,用冷水精泡着,等一下我再去处理。」淑娟说。

「是的,遵命!管家婆大人。」我比了个敬礼的手势,开玩笑的对淑娟说。

「对了,对了,记得要把我跟你的内裤用两个脸盆分开放着,我的内衣裤可是很贵的。」淑娟紧张道。

「我知道啦,你不是要洗澡吗?还不赶快去!」我说完后推着淑娟往厕所走去,就怕两人在这样鬼扯蛋下去,让时间到了,阿义及阿忠来了,而淑娟心里产生戒心,又怎能如愿地完成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呢?

「等一下,我拿一下衣服嘛!」淑娟说完后就跑到书桌椅旁,从靠背上拿起了平日她在房间内最常穿的蓝色T恤。

而这里要附带一提的是,没认识淑娟前,因为淑娟曾胖到90公斤左右,或许是买不到什幺衣服或为了掩饰身材,所以总会穿宽大的T恤来搭配衣服。随着淑娟瘦下来后,这些T恤淑娟也比较没有再穿出去,反倒成了淑娟的睡衣及家居服。

这样较大件的T恤,淑娟大概只有四、五件放在同居的住处,而瘦下来的淑娟穿起这些T恤来,长度约在露出大腿三分之二左右的位置,若搭起短裤或热裤来,也让人搞不清里面是否有穿外裤的遐想。于是在房间内,淑娟为了贪图凉爽方便,便总是只有在内衣裤外直接套上T恤而已,除非是上顶楼洗洗衣服或到住处附近的便利店买买东西,或房间有客人来时,淑娟才会穿上短裤,怕不小心曝了光。

而看了淑娟拿了蓝色T恤,我故意说:「这件你都穿了好几天了,搞不好都有汗臭味了,还不顺便洗一洗?」说完后,我便故意从衣柜内在那些较大件的T恤中选了件颜色较浅的,且领口鬆紧带已经有点鬆掉的浅灰色T恤,而这时心里只可惜淑娟这些T恤的颜色都是较深的,没有白色的,否则我一定会选白色的。

淑娟闻了闻蓝色T恤说:「会吗?我觉得还好呢!」

我从她手中拿过了蓝色T恤说:「你少恶了,反正都穿了这幺多天,我就顺便帮你丢入洗衣机洗一洗,你换穿这件好了。」

「喔」了一声,淑娟接过了浅灰色T恤后便自言自语的往厕所内走去,而我大概可以听到她说的是:「奇怪!我记得昨天洗澡时,明明还剩下一套内衣裤的啊……」而此刻时间大约10点55分左右。

其实淑娟剩下的那一套乾净内衣裤,是我把它给混入洗衣蓝内。与淑娟同居以来,双方都有许多衣服,因此除了当季的衣服外,大概也只有各自準备五、六套左右的内衣裤来换洗。而我俩的内衣裤淑娟大多会天天清洗,而外衣裤也会每星期用洗衣机给清洗乾净。只是这一阵子我俩都在忙期未考的原故,淑娟要去洗衣服时,我便跟她说:「反正我俩都有足够的内衣裤可换穿,等期未考考完后再一起洗一洗好了。」而淑娟也因为忙及累的关係,便没有坚持一定要每天清洗内衣裤。

而昨日淑娟考完期未考后,本来便打算将这一星期的衣物给清洗乾净,但我跟她说:「你这一星期都没啥睡,何不好好睡一觉,明天再一起洗一洗呢?」

而淑娟看自己还剩下一套内衣裤可换穿,心里一懒,可能便想说算了,趁今日打完工后,再一起将衣物给清洗一番吧!否则以淑娟的个性而言,就算是偷懒一下,昨日看到自己没内衣裤可换穿,也一定会赶紧清洗一套供自己今日换穿用的。

而这一切的一切便都是我的计划,淑娟自己却不知正一步步地落入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五、露出女友小作战(3)

看着淑娟已一步步地被我设计入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内,我的内心却又突然有点反悔,但又忍不住想将女友给露出的情慾心理,让我一步步的将计划给继续下去。

我在房间内将淑娟所有的外裤,不论是长裤及短裤统统都给扔入洗衣篮内,衣柜里只剩下淑娟近来清洗乾净的短袖上衣及一些短裙而已。

我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后,便用手拍打着浴室的门板。淑娟开了门后,用门板遮住自己的身体,露出已淋湿的头部问我说:「你要干嘛?」

我说:「我要洗衣服啊,要跟你拿脸盆、洗衣精及冷水精。」

淑娟说:「等一下,我拿给你,不要偷看喔!」不久,便将洗衣精及冷水精放在两个叠在一起的脸盆内,从门板里给传递了出来。

我接了过来,打趣的说:「你早就被我看光了,还怕我会偷看喔?」

「人家还是会不好意思嘛!」淑娟说。而这种怕臊的矛盾作风也或许与淑娟来自南部的保守个性有关。

当淑娟要关上门时,我挡住了门板说:「你不是刚换下一套内衣裤吗?我顺便拿上去泡起来。」

「喔」了一声,淑娟不疑有它的便将内衣裤递了出来。当淑娟要关上门时,突然又将头部给露出来说:「喂,你一定要记得将我的内衣裤与你的分开来装,我的内衣裤可是很贵的。」

「我知道啦,你真的很烦耶!」我说。

「啍!」了一声,淑娟再度将门关上。我听到水声后,看着手上的手錶显示着10点58分,心想淑娟洗澡至少要十五、六分钟左右,且阿义与阿忠还没来到,何不趁现在赶快将衣服拿上顶楼给处理一下呢?

我将淑娟的内衣裤与我的内裤用两个脸盆分开装着,且注入了适量的冷水精后,便将我们的外衣裤给通通丢入洗衣机内。我注入了适量的洗衣精及调好十五分钟的定时后,便从顶楼拎着两罐洗衣精及冷水精走回我三楼的房间。此刻门外已看到阿义一人独自站在那,时间大约是11点05分左右。

我开了门锁,并顺口问阿义说:「等了很久吗?」

阿义说:「还好,只是敲了几下门都没人应,还以为你们把我们放鸟了。」

「没有啦,我上顶楼洗衣服,而淑娟在洗澡可能没听到吧!」我说。

开了门后,阿义将手上大约十来罐的冰啤酒给放在地板的和室桌上,并顺口说:「阿忠去买些滷味来下酒,等一下便过来了。」

我将洗衣精及冷水精放在厕所门旁的墙角下,顺口说了声:「嗯!」便走到和室桌旁与阿义在地板上坐了下来。我们俩各开了罐啤酒,就这样边聊天边喝了起来。

阿义边聊天,手里边拿着遥控器切着,此刻房间内可听到电视声与我俩聊天的声音,更可听见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及淑娟愉快啍着歌的声音。而这是淑娟洗澡时不自觉的习惯,因为她总认为洗澡是一件愉快的事,因此愉快的时候,她总是不自觉会啍着歌。

聊了五、六分钟左右,厕所的水声断了。过了不到一分钟左右的时间,我听到门锁「卡」了一声,于是便回过头看厕所门一下,只见淑娟用毛巾包着头,穿着我拿给她的那件浅灰色T恤,从厕所里打开了门。

淑娟看到阿义,先是愣了一下,而这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到房间内会多一个人吧?

「嗨!淑娟,来打扰你了。」阿义先跟淑娟打了声招呼。

淑娟「嗯」了一声的点头打了个招呼。

只见阿义又开玩笑的道:「心情很好喔?洗澡还啍着歌呢!」

淑娟此刻脸害羞的红了起来,不知是因为阿义的话,还是因为意识到自己T恤底下没穿内衣裤呢?

此刻我赶紧跟淑娟说:「对了,我忘记告诉你,今天约了阿义及阿忠来这里打牌聚聚,想说大伙再来便会一阵子没见,所以趁此机会联络联络一下感情。临时忘了这档事,现在跟你讲一下,真是抱歉。」

此时我觉得自己说得很假,而这根本就是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,我根本不是忘记,只是故意不说而已。

「嗯!」淑娟回了一声后,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,一时之间反倒不知该如何自处。而这是可以想像得到的,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子,在男朋友的朋友面前,身上没有穿内衣裤,只有穿一件薄薄的T恤,此刻你不会不自在吗?

淑娟在浴室的台阶上站了一会,才像想到什幺似的,慢慢地跨下了浴室的台阶,好像深怕一不小心就曝了光似的。不久她走到衣柜前,弯下了腰,拉开了下层的抽屉,用手像是在找寻什幺似的翻找衣物……

过了一会,她背对着我跟阿义,双腿夹紧的轻轻蹲了下来,更认真更仔细地翻找着抽屉内层的衣物。翻了一会后,她好像找不到宝藏似的合上了抽屉,便站起身来打开衣柜门继续找寻里面的衣物。

此刻阿义是背对着淑娟的,而我正好是正对着淑娟,所以淑娟的一举一动都摄入我眼里,而淑娟这小心翼翼的动作,反倒不自然得令我有点想笑,但我还是得忍住想笑的慾望。

不久后,淑娟从衣柜门内找出几件裙子放在床上,且低头沉思了一下,看样子淑娟好像想穿件裙子遮遮羞吧?于是为了怕淑娟进厕所多套件裙子,我便赶紧对淑娟说:「你在找什幺啊?把裙子翻出来干嘛?要穿吗?这幺晚了,又没有要去哪,在房间内穿裙子反而很奇怪吧?」而这句话其实是有点暗示淑娟若穿了裙子,反倒会令阿义觉得很奇怪的意味。

我的话反而令阿义转过头看淑娟,淑娟看到阿义在看她,脸反倒有点泛红起来,而这或许是因为淑娟对于自己里面没穿,所以感到心虚与不好意思吧?

只见淑娟赶紧找了个理由说:「没有啊,想说明天要与你出去玩,所以在找明天要穿的衣服。对了,我那些裤子呢?」

「裤子啊,想说你那些裤子都一阵子没洗了,所以就顺便洗一洗啰!」我答道。

「喔!」淑娟回了一声后,便将裙子给收入衣柜内。我也赶紧拿起啤酒敬阿义,让阿义的视线离开淑娟,而这只是不想让淑娟一开始便觉得人家在注视她似的感到不自在。毕竟设计女友要一步一步来嘛,若让她有了戒心,这样她的动作就会小心翼翼,就会减少她曝光的机会,又怎能达成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呢?

淑娟对着衣柜的镜子梳了梳几下头,而在梳头的过程中,她的动作比平常梳头时来得较小,但还是可以看到在手往后梳的那一剎那,她那硕大胸部的激突便微微地印在T恤上,且T恤的下方还微微地往上拉,露出了右半边的整个大腿,且像似要露出了屁股下方一般。

看到这,不自觉中总觉得淑娟这样好性感,而也或许是因为知道淑娟此刻里面没穿内衣裤,因此感到下方的阴茎好像微微的充血起来。

淑娟放下了梳子后,便走到床上坐了下来,她将双腿合併的抬上了床上,好像怕自己会曝光似的又拿了件凉被盖住T恤下方的大腿及小腿的位置后,便将膝盖曲起来用双手抱住,就这样不自在地盯着眼前的电视瞧。

我与阿义继续聊天,而淑娟都没有什幺动静,于是阿义好奇地回过头看了她一下,便说:「反正我与阿杰在聊天,电视也没啥在看,遥控器就交给你了。」说完后,阿义便拿起桌上的遥控器交给了淑娟。

淑娟可能怕自己会曝光似的,屁股不动地转过身来。当她习惯性地用右手从阿义手中接过遥控器时,我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,她用左手支撑着床板时,整个T恤鬆垮的领口内正露出她那两颗丰满的胸部,而我这个位置并不能看到乳头,但阿义又是否看到了呢?

只见阿义本来遥控器已快送到她手上时,我看阿义手顿了一下并没有继续再伸直,而这看起来就好像距离不够的样子,于是阿义略为站起身来,便顺利地将遥控器给交到淑娟的右手上。

而这一切的一切看在我眼里,心里也有了大概,我想阿义一定是看到了,而他明明略为伸直手一下便可将遥控器交到淑娟的手上,但为何还要略为站起身来呢?我想可能是因为好奇吧?可能是好奇地想确定淑娟是否真的没有穿胸罩,而这站起来的一瞬间,我想我可以确定他应该是有看到淑娟的乳头了!

而淑娟或许只注意到下面,并不知道上面已曝了光,当她接过遥控器后,还对阿义说了声:「谢谢!」我心想:妈的,笨女人,自己上面都被人家看光了,还跟人家说谢谢。此刻心里却又突然有女友不想给人看的矛盾心情。

我看阿义要转过身来,于是故作镇定地赶紧盯着电视并喝了口啤酒。阿义好像做错事的偷瞄了我一眼后,看我没啥反应,便拿起啤酒说要敬我,我跟阿义敲了瓶子后,便各自的饮了一口。

我看阿义脸部有点泛红,我想他一定是有看到淑娟的胸部,于是便有点试探性地问道:「阿义你怎幺了?脸红成这样,才一瓶而已,我记得你酒量没这幺差啊!」

阿义赶紧抹了抹自己的脸说:「真的吗?可能是太久没喝了吧!」

「喔」了一声,我将瓶内剩下的啤酒喝掉,并用手捏扁了啤酒瓶后,便将空罐子给丢入一旁的空塑胶袋内。

阿义看到我这样,可能有点给吓到,但我又开了一瓶后,才笑着对阿义说:「我都喝掉了一瓶了,你太慢了吧!」这时阿义可能觉得自己是多想了,于是将自己瓶内的啤酒给干掉,并将空罐子丢入刚才我所丢的塑胶袋内。

「叩!叩!叩!……」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,我起身打开门来,便见阿忠拿了一大包滷味走了进来。

阿忠将滷味放在和室桌上,便顺手开了瓶啤酒喝,此时传来一阵「哔!哔!哔……」的声音,原来是我手錶调的定时响了,于是我跟阿义及阿忠说:「你们先聊,我还在洗衣服,洗衣机的时间到了,我上去看一下。」

「哦!贤慧喔,什幺时候我们阿杰也会自己洗衣服了?」阿忠开玩笑的说。

我笑了笑说:「没办法啊!被你们淑娟大姊大给拗了!」说完后,我还特定看了淑娟一眼。但淑娟没说话,仍是两手抱着那凉被所盖着的大腿,很不自然地继续看着她的电视。于是我走出了房门后,便顺手关上了房门往顶楼走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六、露出女友小作战(4)

我将洗衣机的髒水漏掉后(因为当时房东所给的洗衣机不是全自动的),重新注入了清水想洗掉衣物上的洗衣精,我调了十分钟的定时后,点了根烟,心里想着是否真的要继续露出女友?到事已至此,那种想展现女友的情慾心理,却反而不是自己能够克制,难道我的心里真的有点病态吗?

熄了烟,走回3楼房间的走廊门口。看着门,我将耳朵轻轻的贴在门上,心里好奇地想知道房内是否有发生什幺样的状况。

只听到阿义及阿忠两人的交谈,完全听不到淑娟说话的声音。此时我心想,淑娟应该还是很不自在地坐在床上吧?而我故意留他们三人在房间内,只是有点想知道淑娟这样的状况,全身只着一件T恤面对两个男人时,心中到底是什幺样的感受?是不舒服、是害臊,还是不安呢?

隔了一两分钟后,房内仍然只是听到阿义及阿忠的短暂交谈,于是我好奇地打开了房门,只看到淑娟仍是维持着刚才我出去时的姿势--抱着腿傻傻的看着电视。

我进了房门,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,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并问我:「你跑到哪里去了?怎幺这幺久?」

「没有啊,只是在顶楼抽根烟而已。」我说。

淑娟有点气愤的说:「真的吗?人家这样……」但话说了一半便收了回去。我心想她或许是要说--人家这样子,你怎幺还敢放心去抽烟的话语吧?但碍于阿义及阿忠在场,所以才把话收回去吧!但我不是淑娟,所以也不知她到底是想说些什幺。

「小俩口不要吵架嘛!才五、六分钟的时间,阿杰也不可能去偷人嘛!」阿忠跳出来帮我们打圆场的说。

「没有啦,我跟淑娟感情这幺好,怎幺会吵架呢?」我有点开玩笑的说。说完后,我便走回刚才坐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此时桌上的滷味已打了开来,见桌上只有两双打开的筷子,于是阿义又递了双筷子给我。我打开筷子吃了几口,看阿忠及阿义又各自吃了两口后,我才说:「奇怪!你们两个都没有招呼我女朋友吃滷味喔!」

「天啊!天地良心,我们刚才有问淑娟要不要吃,是她自己说不吃的。」阿忠首先说道。

「嗯!我可以做证。」阿义附和道。

「真的吗?」我用有点怀疑的口气说。

「是真的啦!」淑娟突然说道。

「喔!」我回了淑娟一句。

「对了,你们家淑娟今天好奇怪,跟她说话总是以『是』、『嗯』或摇头来代替,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跟平常话匣子一打开就聊不停的淑娟差好多喔!」阿忠说道。

「对啊,连问她要不要吃滷味也只是摇摇头而已。」阿义附和道。

「可能是怕羞吧!」我故意说道。

「怕羞?怎幺会呢!我们两个都跟你们都这幺熟了,与淑娟又不是第一次见面,她怎幺还会怕羞呢?」阿忠说。

我故作神秘的说:「这你就要问她啰!」然后脸上露出浅浅的一笑。

只见淑娟白了我一眼,于是我赶紧收起脸上的笑容说:「可能是只面对你们两个不好意思动筷子吧?」然后我又对阿义说:「不然我们两个换个位子吧!」就这样与阿义对调了位置,我换到比较靠床边的和室桌旁,而阿义则是换到了正对淑娟的浴室门前和室桌旁,阿忠则是留在原位,也就是较靠衣柜的和室桌旁的位子。

与阿义对调了位置后,我开了一双新的筷子,用保丽龙碗夹了一些淑娟爱吃的滷味后,将筷子跟碗递给淑娟说:「你晚上才只吃个麵包而已,应该也有点饿了,多少就吃一点嘛!」说完后,淑娟才从我手中接过筷子跟碗,并说了声「谢谢」,就这样坐在床上吃起了滷味。

我跟阿义及阿忠就这样边吃边喝并边聊了一会后,才开了罐啤酒转过身递向淑娟说:「你要不要喝一点?」

淑娟其实算是一个酒量还不错的女生,喝得急一点的话,大约五、六罐啤酒才会倒,但她只要喝下一两罐左右,她的情绪就会变得很High,往往会做出一些比较放得开的动作,不像平日那样拘谨。而我此举的动作,便是希望她动作能放得开一点,看能不能无形中增加她露出的机会啰!

只见淑娟摇了摇头对我说:「不用啦,我怕我会喝醉。」

「怕什们呢?有我在,而且又是自己的房间里,醉了就直接躺下来睡嘛!」我说。

「……」只见淑娟面有难色,可能是怕自己醉了会曝光吧?

「对啊,我们大家高高兴兴在喝酒,就你没喝,淑娟你这样不给我们两人面子喔!」阿忠喝完了第二罐,有点盛气的说道。

「大家都在喝,就你没喝,有点怪怪的吧?」我对淑娟说道。言语中其实有点逼迫淑娟的意味。

只见淑娟将手上的筷子及空碗递给我,并从我手中接过啤酒,就这样稍微的喝了一口后,便将啤酒放在她右手旁的床上。

我接过了空碗及筷子后说:「这才对嘛,你又不是不能喝,稍微再喝一点就好。我再帮你夹一些滷味。」说完后,我又夹了第二碗滷味并转过身递给淑娟。

淑娟吃了一会后,我又再度拿酒瓶敬淑娟,而淑娟也识趣地跟我敲了下罐子并喝了两口。

不久,我又叫淑娟敬阿忠及阿义一下,就这样淑娟坐在床上礼貌性地隔空敬了阿忠及阿义后,看来淑娟也喝了半瓶有余吧?

而我看淑娟喝得有点急,便不想再为难她,于是我换了一个较轻鬆的姿势,将背靠在床边,并将手肘向后支撑着继续与阿义及阿忠闲聊起来……

聊了一会后,阿忠才像想起了什幺似的说:「我们不是说要打牌吗?聊了这幺久的天,也应该开战了吧?」

我笑了笑的说:「原来阿忠是手痒了,忍不住啰!」

「对啊,阿忠这个赌鬼为了期未考已将近一个月没打牌,我看他都快要憋死了!」阿义也消遣道。

「对啦!对啦!我就是爱赌啦!」阿忠有点自我嘲讽的说。说完便转过身从我置物篮最下层拿出麻将。

「你看!爱赌到连我麻将放哪他都知道。」我有点开玩笑的向阿义说道。

阿义有点认同地点了点头,向阿忠说:「你要玩也先等我们大家把滷味吃完嘛!」

「对啊,滷味没吃完要处理掉很麻烦,且我楼上的衣服还没脱水拿出来晾,我要先上去处理一下。」说完后,我正準备站起身来去处理顶楼的衣服。

「不用了,我上去处理,你留在这里陪阿义及阿忠好了!」淑娟边说边用一只手压住我的肩膀。而此举或许是淑娟怕自己留在房间内,又会像刚才那样的不安与尴尬吧?

「不用啦,我上去就好,我都答应今天要帮忙洗衣服了,怎幺可以半途而废呢?」我有点故意的说道。

只见淑娟有点紧张的说:「那些泡着的衣服,你知道怎幺弄吗?」

我回头看了淑娟一眼并摇了摇头。

「那些衣服还得搓揉一下,我看你也不会弄,还是我上去好了。」淑娟说完后打开了凉被,从床上两腿合紧的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并站起了身。

我抬头看着站在身旁的淑娟,实在是有点拗不过她,且看她一副很怕我又把她留在房间的样子,我只好说:「好吧,便又怪我食言而肥,说要帮忙洗衣服结果又丢给你就好!」

「才不会呢!」淑娟说完后便转过身,準备要绕过阿忠的身后。

此时我突然想要跟淑娟开个小玩笑,于是隔着T恤便用手掌轻轻的打了淑娟屁股一下说:「下次短裤不要穿得这幺短嘛!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里面没穿裤裤呢!」

只见淑娟侧边的脸顿时涨红了起来,她转过头白了我一眼后,便绕过阿忠身后,开了门赶忙穿了拖鞋快步地往楼梯间跑去……

我的话语像是射中淑娟内心在意的事,使得淑娟门也没关好便像逃难般的逃离现场。我叫阿忠帮忙关一下门,便见阿忠站起身来关门。

阿忠关了门重新坐下来后,便好奇地问我说:「淑娟刚才看起来好像有点紧张,到底在紧张什幺事?」

我用有点开玩笑的语气说:「可能她真的里面没穿裤裤,怕曝光又被我说中了吧?」然后我低下头抓了抓几下后脑勾的头髮,又说:「搞不好连内衣也没穿吧!」

我抬头见到阿忠及阿义都愣了一下,才赶忙说:「开玩笑的啦!你们两个不会信以为真吧?」

「没……没……我们当然都……知道你是开玩笑的……啦!」阿义有点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并结巴的说。而这或许是因为刚才阿义有偷看到淑娟的胸部,所以谈到这才会有点心虚的紧张吧?

而我故意这样说,无形中就好像透露出淑娟T恤底下并没有穿东西的意思。我虽然打了个圆场,但我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是男人难免会色心兴起,阿忠及阿义难免会偷偷地瞄个几眼想确定一下吧?

这个话题有点严肃及尴尬,只见阿义赶忙转了个话题说:「对了,你有约阿邦或阿德过来打牌吗?」

我故意敲了下额头说:「啊呀!我忘了告诉你们,他们两个下午就已经回去了!」

「怎幺?你没约吗?」阿忠说。

「没呀!我有跟他们说。可是他们班上好像要出去玩,所以就没办法留下来了!」我说。

「那怎幺办?三缺一啊!」阿忠说。

「只好拜託淑娟来添脚了。」我说。

「也只好这幺办了。」阿忠说。

「淑娟会不会答应?她好像不太喜欢打牌呢!」阿义说。

「没办法,只好求她啰!」我说。

说到这,我拿起桌上的烟请阿义及阿忠抽,就这样三个大男人点了烟后,我便边抽着烟边把淑娟放到床上的啤酒及空碗筷给收到桌上来。然后我又夹起桌上剩下的滷味,吃了一口后,便拿起自身的啤酒要敬他们。三个人就这样敲了瓶子后,继续边吃边喝边聊着……

实际上我并没有约阿邦及阿德,更知道阿邦及阿德原本便计划今天要返家。这一切的一切都已顺着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安排着,而淑娟也慢慢的被我设计了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之七、露出女友小作战(5)

淑娟上去顶楼处理衣服已过了十来分钟,在房间内我突然想起淑娟若穿起内衣裤及短裤来,那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?想到这,我的内心反倒开始不安了起来。

但淑娟真的会穿上内衣裤及短裤吗?由于我们住的地方脱水机坏掉了,且这样的热的六月天里,就算是衣服拧乾了,也难免要晾上三、四个小时才会干,除非是淑娟愿意穿上这些湿淋淋的衣服。但我想,这种闷热的天气里,穿上这些衣服反倒是一种不舒服与折磨吧?但一切的一切我仍是无法确定。

「喂!你们家淑娟怎幺上去那幺久?是不是发生什幺事了?要不要上去看一下?」阿忠的话语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这时阿忠的话反倒令我担心起淑娟来,毕竟淑娟全身只着一件T恤,虽然别人搞不清她里面到底有没有穿,但这样的穿着,就算是里面有穿内衣裤及短裤的话,我想难免还是会引起别人的遐想吧?想到这,我反倒开始为淑娟担心起来,怕淑娟不小心遇到坏人。

「喂!你们两个坐一下,我上去看淑娟一下。」我说。

「没关係,你上去嘛!」阿忠说。

「要不要我们陪你?」阿义说。

「不用了,我一个人上去便好。」说完后我便留下阿义及阿忠,站起身来一个人往顶楼走去。

到了顶楼,我看到一排排的衣服早已晾好。穿过了一排排的衣服后,我看到淑娟一个人手靠着平台上的围墙,正看着远处的夜景。

我蹑手蹑脚地走到淑娟身后,两手抓住她臀部上来一点点的腰部说:「喂!你在想什幺?」

淑娟身体微微的一震,但意识到是我的声音后便说:「你干吗吓我嘛?」

「没有啊,看你在这发呆,所以才故意开个小玩笑嘛!」我说。

「你少讨厌了啦!」淑娟发嗲的说。

「你到底在想什幺?」我问。

「没有啊,看看夜景,顺便等衣服乾。」淑娟说。

「等衣服乾?」我说。

「对啊,人家没穿内衣裤及外裤,看到阿义及阿忠感到很不好意思呢!」淑娟说。

「嘻……」听到淑娟真要说,我笑了出来。

「你干嘛笑啦?」淑娟问。

「没啊,只是听到你说要等衣服乾,感觉有点好笑吧!」我说。

「为什幺?」淑娟问。

「你知道这种天气就算是要等衣服乾,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吧!难道你就一直站在顶楼等衣服乾,顺便喂蚊子吗?」说完我还顺便打了正在吸我脚上血的蚊子。

「那你要人家怎幺办嘛?」淑娟说到这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「都怪你啦!没事约朋友也不跟人家先说,还把人家可以穿的衣服都拿去泡水了。」淑娟有点抱怨地又说。

「人家真的忘记了嘛!又不是故意的。」我假装是不小心忘记的跟淑娟赔不是,紧接着又拉着她手臂上的衣袖,撒娇地说:「不要生气嘛!你生气就不好看了。」说到这,淑娟才破涕为笑地用手擦了擦快掉下眼泪的眼眶。

看到淑娟这样,我真的有点不捨,心里又开始犹豫起是否要继续执行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。

「喂!」但淑娟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「什幺事?」我问。

「你干嘛发呆呢?」淑娟问。

「没啊!在帮你想办法。」我说。

「算你还有点良心,那现在该怎幺办?」淑娟问。

「我看你不说、我不说,阿义及阿忠也不会知道你里面没穿。况且你这样好性感喔!」我边说边故意将右手从淑娟的腰际滑至臀部摸两下的说。

「啪!」、「你讨打啊!」淑娟打了我的右手说,「人家都这样了,你还有心情开玩笑。」淑娟又说。

「我是说真的啦,我们上来这幺久了,还是赶快下楼去,这样阿义及阿忠才不会起疑。否则你今天这样扭扭捏捏的,态度又跟平常不一样,人家难免会觉得怪怪的。就算是不说,人家也会怀疑你今天是怎幺了?」我说。而这样的说词一方面是希望淑娟能够妥协,另一方面则是我还没完全放弃我『露出女友小作战』的计划。

「……」淑娟并没有说话,两手撑着围墙,闭着眼、低着头,看来好像在想事情一样。我看淑娟没有反应,于是拉着她的衣袖正打算带着淑娟下楼去。

「不要拉我啦!」淑娟用手拨开了我的手,紧接着又说:「你还记得你刚才在我要出房间时说--我看起来好像没穿的样子。你这样说,难道他们就不会起疑吗?」

「我只是开开玩笑嘛!没必要这幺生气吧?」我说。

虽然淑娟的举动看起来好像是有点生气的样子,但淑娟也不是笨蛋,不知道这一连串的巧合是否也让她看出我想要设计她露出的心思?但仔细一想,淑娟好像也没那幺总明,应该是不知道我的心思吧!

「反正人家只着一件T恤就是会感到不好意思啦!我才不要穿这样下楼去,我就是要在这里等衣服乾!」淑娟嘟着嘴,有点坚持的说。

看来淑娟应该是没看透我邪恶的心思。而淑娟会这幺生气,也应该是因为自己内心保守、内向,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才会感到害羞与害臊所引起的愤怒吧!

看到淑娟这样,于是我心里想:「唉!也只好放弃我『露出女女小作战』的计划了!」

于是我对淑娟说:「不要等了,等衣服乾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。我看乾脆我去便利店帮你买纸内裤,顺便回房间拿我的短裤给你穿好了。」而我这样说,想着自己的计划就这样结束了,也不知语气